总站
职场小白,不要错过那些年我们一起吃过的亏
作者:快效人才网 日期:2017-11-15 浏览

    没办法,大概像我们这一辈的80后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宁愿吃点亏,别惹事儿。

    可现如今突然明白:行走江湖,若是你不为自己代言,试问还能有谁能为你争取利益?

    工作中,若是你的利益受到了伤害,记得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以下用第一人称所讲述的故事,

    是由无数个听来的故事情节组合而成的。

    文中的人物与情节均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Mr. Chau、W君与Z姐,都是我的同事兼好友,都在老板Boss XY的M公司上班,我们四人都是80后。今天,我们四人一起分享那些年我们因为不懂劳动法而一起吃过的亏。


1

若是当天被辞退,记得马上申请劳动仲裁


    有一天,老板Boss XY因为一时生气辞退了Mr. Chau,就是当天辞退当天就让Mr. Chau走人。当时,恰巧老板Boss XY、Mr. Chau、Z姐、我,四人都在会议室里。老板Boss XY当着Z姐与我俩人的面说Mr. Chau心理扭曲,说他身为公司的业务做事情不考虑公司利益;还说我们的公司在20楼,而Mr. Chau的“觉悟”高度只达到了地下负一层,不配在这里上班。


    末了,老板Boss XY还说Mr. Chau:“你都是有孩子的人,你这样子的做人方式,可想你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此处省略100字)


    可Mr. Chau 全程一言不发。(当时,Z姐与我互换了一个眼神:感慨Mr. Chau真能忍。)


    随即,老板Boss XY立刻通知IT,让IT去将Mr. Chau的电脑密码修改掉,生怕Mr. Chau一转身从会议室回到座位上将电脑中的所有业务资料删掉;而且,他还不忘通知人事经理全程看着Mr. Chau收拾个人物品再“护送”他离开。


    Mr. Chau是个讲究的人,平时的记事本都是自己出钱买的,用他的话说:记事本也是会说话的,尤其是精美的记事本,一亮相就能帮他在客户面前挣到好的印象分。可是,人事经理连他这“会说话的记事本”都没有放过,要求Mr. Chau将记事本中与工作相关的记录全部都留下。当Mr. Chau将其中与工作相关的记录都撕下来之后,那本精美的记事本成功地瘦身成了“皮包骨”。 


    谁知,临离开时,Mr. Chau因遗漏了一个私人小物件想回去拿,那人事经理竟然在电梯里威胁他,要求他马上离开,否则马上通知保安将他带离厂区;然后,他当天就走了,工资也没有拿到。




    当时,Mr. Chau虽气愤,但他没有与人事起冲突,而是静静地离开;隔天,他马上申请劳动仲裁。


    仲裁结果是:M公司因为解除劳动合同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Mr. Chau,属于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按照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最后赔了Mr. Chau两万多,他在Boss XY的M公司工作了二年半。


    最令我们一众人大跌眼镜的是:此后不久,Mr. Chau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做着与M公司同样的产品,而他的主要客户群体则是他之前在M公司的老客户。而且神奇的是,即便事后由Boss XY亲自出马,跟着Mr. Chau离开的些老客户依旧丝毫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所以每每说起“故人”,Boss XY都是咬牙切齿的,我们都知趣地避免在他面前提及,但却不由自主地对Mr. Chau心生敬意。


    在Mr. Chau离开之初,我们聚会时曾感慨:

    多数时候,可能我们觉得“算了”,可是你算了,别人也不领你的情。所以,还是争取自己的利益靠谱些。

    以前,我们以为劳动仲裁判了,老板拖着不给也没办法,尤其是你找了新工作也没有时间陪他折腾了,所以就算了。后来才知道,该老板若是不支付赔偿金,法院会冻结他的银行账户。而且,那个法院判决是有时间限制规定的,那在多少号之前必须支付给你,如果没有给,那法院会冻结公司的账户或者是直接从公司账户上把那个金额转给个人的。如果是超期太久没有给,该企业还会被多罚一些,个人将会获得更多的赔偿金。


2

社保是强制性必须购买的,不是一纸放弃购买声明能免去的


    若是你上班的公司没有给你买社保。这个可以申请劳动仲裁,基本上都是劳动者这边会赢的。




    同样是在我们上班的M公司里,同事W君自己写了放弃购买社保的声明,然后老板Boss XY也想省一点钱,所以就没有给W君买社保。

    同事W君在M公司里工作了四年。这四年期间,人事经理换了两茬。后来,W君离职后,申请劳动仲裁,告M公司没有给他买社保。

    接着,Boss XY与当时的人事经理也找不到当年的那份放弃购买的声明。而劳动仲裁局讲了,你M公司就是有那个声明也不生效,因为社保是强制性必须购买的。后来赔了W君人民币三万多,老板Boss XY非常生气,到期以后没有支付给W君。拖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多赔了五千多块。这个是后来W君告诉我们的,当时得知这事情,我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问:为什么我们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这是因为W君这名同事告M公司的时候要派公司代表出庭,M公司这边安排了Z姐去的,然后Z姐在仲裁庭了解了好多东西回来齐分享。(只能怪自己以前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总觉得个人拧不过公司。   这次经过W君的事情之后,我们才知道,仲裁庭是完全站劳动者立场的。)
      

    Z姐说她那次去,那位前同事W君就一个人来的,M公司派了她和厂长,还有老板Boss XY请的律师。

       结果,老板Boss XY请的律师都说啦:“你们有什么理由?你说给我听听”。(哈哈……事后,Z姐给我们说:“我能说啥,我全程蜜汁微笑。”)

       那位同事W君拿了钱走了后,曾告诉我们,老板Boss XY打电话问他还想不想在H市混。

        结果,现在人家W君一样在H市混,且混得好好的。


    这一回之后,我们四人曾聚会聊各自的近况并感慨:出门在外,我们都是好样的。


——The End——